他补充称

“全球气候变暖最主要是工业革命以后发达国家积累的碳太多了,二氧化碳排放太多。实际上现在增加碳排放的空间已经非常少。”林毅夫指出,全球控制碳排放并不能依赖发达国家减少碳排放,发展中国家在发展过程当中,也应该走一个新的可持续的绿色发展道路,来减少在工业化进程时候所造成的污染。“因此,发展需要采取新的绿色技术,可新的技术比传统技术贵,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当中,比发达国家承担更高成本不合理,发达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能力支持,我觉得这也是公平。”

林毅夫指出,在过去的发展努力中,不管发展中国家自己,还有发达国家双边援助机构或者以发达国家为主导的多边合作机构,通常以发达国家的经验或理论作为他们发展的参照。但发达国家的经验、发达国家的理论在发达国家也许适用,拿到发展中国家因为条件不同,难免会有“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缺憾,“目标非常好,但是效果很差强人意”。

他表示,中国在南南合作上起到了可以真正改变其他发展中国家面貌的重要作用。不仅在基础设施、资金、产业转移上的作用,最重要的是中国在发展中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可以与其他国家共享,如果发展中国家抓住这样的机遇,会实现二十年到三十年的发展。

他补充称,因为其他发展中国家要从农业社会变成现代化社会,最重要切入点要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国在这方面为其他发展中国家让出了很大的机遇和空间。“南方国家应该团结在一起,一方面要求发达国家实现他们在《巴黎协议》上承诺的减排和提供支持。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南方国家可以交换经验,更好地实现在工业化进程当中实现绿色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我觉得强调南南合作特别重要,因为我们这些南方的发展中国家条件比较相似,经验比较有参考借鉴价值。如果南方国家能够相互借鉴成功与失败的经验,对于实现南方国家发展、减贫、繁荣的愿望,我想有比较大的促进推动作用。”林毅夫说。

中国经济网贵阳7月10日讯(记者 王子威)7月10日,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6年年会举办“南南合作 气候战略”分论坛。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世界银行前副行长林毅夫在会上表示,为应对全球变暖形势,发展中国家既要减少发展过程中的碳排放,又要实现繁荣,中国的支持和经验起到了真正可以改变其国家面貌的重要作用。

据中国经济网了解,去年12月,《巴黎协定》达成了共识,通过全球国家共同努力,要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林毅夫分析称,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是碳排放增加造成,碳排放增加跟工业化有很大相关,在这种状况之下要全世界控制碳排放,控制温度,来避免巨大的灾害。但是发展中国家也还有发展经济、减少贫困、实现繁荣这样一个奋斗目标,这也是一个责任,也是一个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南南合作南北合作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