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些政府管理人员缺少痛感

石英说,保洁员的工作很辛苦,就指望微薄的工资吃饭,如果管理部门能设身处地想一想,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反映出我们的管理部门在思想和理念上,没有以人为本,没有走群众路线,没有把保洁员的生活放在心上。”

石英认为,现在有些政府管理部门常把执政为民挂在嘴边,却做不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政府管理部门都在上级批示、媒体曝光后才做自己应该做的工作,那我们得给管理部门打一个大的问号。”(记者 梁爱平)

未央区政府给记者提供的书面材料称:造成六村堡街道保洁员工资未能及时发放的原因是该街道自从沣东新城移交以来,街道名称、行政代码尚未批复,街道暂不能设立账户,保洁经费往来目前系临时借用其他账户执行。因保洁员工资卡开户行为陕西信合,而六村堡街道借用账户为工商银行,故需从工行分批取出后再存入信合,最后方能存入保洁员工资卡中。因银行往来转账问题,导致六村堡街道保洁员及公厕管理员工资未能按时发放。

在吃饭时间,环卫工王女士也放不下手中的扫把。她已习惯结束早间清扫工作后,再对街道巡查一番。她的午餐是3个馒头。她并非爱吃馒头,但为了省钱和填饱肚子,她一天两顿都拿馒头就着热水吃,只花2元钱。“工资没发,只能这样!”

西安市未央区六村堡街道办300多名环卫工人工资被拖欠4个多月,致使一些家庭贫困的环卫工无法正常生活。此事经报道后,4个月悬而未决的事情,却在几天内解决了。

“好多人家都靠这点工资糊口呢,没有钱日子太难熬了。”同样饱受欠薪困扰的汪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家庭困难,老伴卧病在床,儿女也尚未独立,只能依靠这点微薄的收入度日。“自从3月份以来就一直没发工资了,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四处筹借,现在就盼着工资赶紧发。”

据未央区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为加快推进西安市汉长安城国家大遗址保护特区建设,自2013年3月1日起,西安市原沣东新城辖区内六村堡街道的24个村移交未央区。移交后,未央区组织区市容园林局、六村堡街道办事处,按照相关标准对24个村保洁面积、经费、人员进行了核定,共核定保洁员及公厕管理员312人,工资标准按照每人每月1450元执行,并为保洁员办理了相关保险。

15日,300余名环卫工遭遇欠薪4个月被报道后,未央区委书记杨广亭、区长吴智民立即到六村堡街道现场研究安排工资发放问题,区街有关部门全力开展拖欠工资兑现发放工作。到17日下午,记者从未央区政府了解到,该区街道办312名保洁员已足额领到工资。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石英认为,这件事暴露出了政府管理部门惰性思想。他说,曝光后3天内就能解决,不报道是不是还能拖欠半年呢?这不仅仅是办事效率的问题。

记者采访的其他几位环卫工人也证实已经4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高温补贴、全勤奖金也没有发。

4个月悬而未决的事情为何3天内能迅速解决?一些专家认为,这是相关管理部门的懒政思想在作祟。

17日,位于西安市北郊的未央区石化大道上,63岁的环卫工刘师傅站在路中央,吃力地捡拾废品。“年纪大了,天天挂面、馒头,实在扛不住。”他告诉记者,他是临时工,工资被欠4个月,又不敢去找领导,害怕被辞退,只能节衣缩食。

未央区副区长杨军说:“不管怎么说,还是有关部门工作衔接不够扎实、管理不够到位,才拖欠了保洁员的工资,我表示歉意。另外,不管街道也罢,有关部门也罢,今后要加大这方面的工作力度,保证不能再拖欠保洁员的工资。”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王天定认为,我们一些政府管理人员缺少痛感,缺少对社会弱势群体的体察和同情。没有痛感,就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愿望,虽然举手之劳就能把事情办好,但是他们不屑去干。

未央区纪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他们正在查清原因,查实责任,若发现存在不作为等行为,将依照纪律规定对责任人进行处理。同时,将结合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制订针对性整改措施,改进干部工作作风,切实提升为民服务水平。